首页  >   >  文章内容
济南一栋8000吨大楼平移24米 平移中楼内正常办公
2020-01-03 19:32

  原标题:“最牛搬家”济南一8000吨大楼平移24米 平移中楼内正常办公

  来源:北京青年报

↗第戎蛋糕和好利来比↗第戎蛋糕哪个好吃↗法国第戎高等商学院↗天津第戎蛋糕待遇如何↗第戎大学面试↗ www.w7bm.cn   总长59.4米、宽19.2米、高20.25米,重达8000吨的济南鸿旺混凝土有限公司办公楼在经历了76小时的平移后,在2019年12月30日上午10时15分顺利向东移动24.45米。更令人意外的是,5层办公楼中除了一楼层场地因施工被占用外,在平移过程中其余楼层的工作人员仍正常办公,未受影响。如此重量级的建筑物一天平均需要平移8米,是怎么做到保证移动速度稳且不晃、办公楼人员正常工作呢?

  为济南“大东环”挪歩 “平移搬家”为最佳选择

  此次被平移的建筑物是济南鸿旺混凝土有限公司办公楼。据负责平移项目施工和现场操作山东建固特种专业工程有限公司介绍,该办公楼为5层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面积为5386平方米,建筑物平面东西长度59.4米,南北向宽度18.2米,各层层高均为3.9米,建筑物的重量达到8000余吨。

  据了解,该建筑建于2015年,设计使用年限50年,为什么会在2019年需要拆除呢?负责项目设计与策划的山东建大工程鉴定加固研究院介绍,由于济南绕城高速公路二环线东环段即济南“大东环”经过该处,所以这栋办公楼需往东平移25米,为高速公路“让道”,该工程也是山东省内首例因高速公路建设导致的楼层平移工程。

  而之所以采取“平移搬家”而不是拆后重建的方式,则是多方因素考量下的最佳选择。

  山东建大工程鉴定加固研究院设计部主任夏风敏介绍,平移比拆后重建的成本节省了70%?!安话ê笃诼袒?、恢复的其他费用,单纯平移的费用是800万左右,而整体拆迁重建的费用会超过2000万。同时,拆除重建还会产生大量的建筑垃圾,造成环境污染?!?/p>

  因工作空间狭窄 部分工作只能依靠手持设备完成

  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要在76小时内平移搬家,其背后的工程远不止这几十个小时。山东建固特种专业工程有限公司介绍,虽然平移是从12月27日7时到12月30上午10时许结束,但是平移项目其实从2019年10月18日就开工了,整个工期历时74天。

  山东建大工程鉴定加固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介绍,整个平移的工作量包括前期的室内室内、外土方开挖,室内上、下轨道制作,室内上托梁、斜梁浇筑,室外下轨道、牛腿制作;平移施工,平移过程中的健康检测;后期楼房到位后的基础连接处理、楼房内外管线、卫生间等配套设施的恢复施工?!鞍旃テ揭剖窍冉浞旁谕屑苌?,在平移的轨道上设有滚轴作轮子使用。当所有基础打好后,便将建筑物与地基截断。至此,办公楼的所有重量由轮子承担,大楼仿佛一个可移动的车体,而千斤顶提供大楼水平移动的动力?!?/p>

  夏风敏告诉北青报记者,项目整体设计和施工的难点不少。前期的主要困难是托架施工的工作范围狭窄,以及对平移轨道的平整度要求很高,“不能超过两毫米”。在施工中,由于办公楼可施工的区域不能铺开,施工方只能在底层室内的狭小空间里工作,必须抛弃高效率的大型设备,采用手持式的小型机械,小批量的、一点点的施工。而在后期平移中,需要保证大楼移动速度稳以及整体结构不散。

  大楼“平移搬家”与楼内正常办公两不误

  而在整个平移过程中,最让办公楼里工作的人们意想不到的是,整个平移工程进行中,大家还能正常地在办公楼里上班。

  济南鸿旺混凝土有限公司负责人沈先生介绍,由于大楼平移的速度非常慢,除了每天出入时能感觉到大门位置不同外,在其中办公感觉不到楼体在移动?!爸皇窃谑┕な痹械某鋈肟谖薹ǔ鋈?,施工方会给我们搭建临时的走道?!?/p>

  夏凤敏告诉北青报记者,之所以办公不受影响,一方面是因为办公楼在平移过程中速度很缓慢平均每分钟移动的距离约为0.53厘米?!耙贫俣认裎吓R谎?,所以对办公楼人员正常办公不会造成很大影响?!?/p>

  而另一方面,在整个工程中,项目施工团队采用了PLC全过程控制系统来保证平移过程的“稳”。夏凤敏介绍,PLC全过程控制系统又称为可编程逻辑控制器,是一种数字运算操作的电子系统,通过数字或模拟输入或输出来控制各种类型的机械运作?!八闹饕δ苁墙ひ导扑慊肭Ы锒ハ嗔?,从而自动地控制千斤顶的推力及其位移,以保证千斤顶的正常使用以及移动速度稳且不晃?!?/p>

  沈先生表示,由于员工们反映施工声音较大,后期户外施工团队便将噪音大的工作挪到晚上进行,与办公楼工作人员的正常上班时间错开。现场施工的工作人员称,为保证办公楼人员正常办公,“像切割柱子、给柱子抛锚这些动静比较大的工作我们都会在晚上完成?!?/p>

  实习记者?李秋香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卓雅

责任编辑:祝加贝